从寿南到寿北“寿光模式”创新提升的火热实践

发布日期:2021-11-20 04:5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

  “寿光模式”是伴随着40年波澜壮阔的改革开放历程探索形成的。去年以来,经过全市范围的大讨论,寿光确定了以生产标准化、农业园区化、蔬菜品牌化、农民职业化、乡村宜居化、公共服务均等化为抓手,为“寿光模式”赋予新的时代内涵。清和四月初,早晚天气尚寒,但记者跟随壮丽70年·奋斗新时代(寿光)主题采访团从寿南的田柳镇走到寿北的营里镇,看到的是“寿光模式”创新提升中火热的基层实践。

  “去年才加入进来的第一批租种户张进水,170米的大棚,仅一季黄瓜,就买了36万,而一年需要支付的土地租赁费不到4万。”田柳镇党委书记王桂芝上来先跟记者介绍了这个好消息。历史上,镇区往北,土质不好,大棚一直比较少,老百姓的观念也相对落后,如何引导这4万亩土地上的种植户自然而然走上品质农业的路子?当地采取了建设现代农业创新创业示范园区的模式。

  具体来说,借助这样一种模式,种植户实现了“拎包入园用大棚”。建设上,引进社会资本,由寿光市金投农业科技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投资建设,大棚全部配置水肥一体化等智慧农业设备,并高标准配套完善道路系统、给排水系统、网络系统及农资超市、检测中心、培训中心、蔬菜交易市场等设施;运营方面,从种苗培育到销售,全部由寿光市恒蔬无疆农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实行专业一体化运营。只要服从技术指导,农户就可以租种大棚,一年仅需支付不足4万元的土地租赁成本,而且由于园区项目与“鲁担惠农贷”产品实现了嫁接,租种户贷款利率不足5%。每20个大棚,由政府给予每人每年10万元的补贴,专业公司还会聘请一名技术员提供“上门”服务,随时帮助农户解决种植技术难题。

  利益最大化、风险最小化,同时又能直接“拎包入驻”,就这样,靠着去年首批106个高标准温室大棚的示范引领,第二批33个大棚还没建起来,就已被种植户们预订一空。“蔬菜品牌化就在这个过程中成为农户们的自觉行动。”王桂芝表示。

  寿南有张进水,寿北则有杨飞。在营里镇寿光市出口蔬菜生产基地的大棚里,记者见到了这个84年的小伙子:皮肤黝黑的他正一身篮球服打扮,在辣椒地里忙着疏苗。去年以前,杨飞还是寿光某车厢厂的一名员工,月工资在7000元左右,而这一年多以来,陆陆续续已有十来个像他这样外出的青壮劳力选择回乡“玩棚”创业。

  转变来自当地调整农业结构发展思路,规模发展蔬菜大棚园区。营里镇副镇长徐金凤告诉记者,长期以来,在寿光蔬菜产业整体提升的过程中,寿北土地宽广,却一直是块未被开发的处女地。近年来,随着“秸秆还田”技术的应用和推广,寿北土地盐碱性得到很大改善,2017年下半年,镇政府顶着怀疑和反对的压力,率先在孙河南、孙家庄2个村庄分别集中流转土地600亩,做出发展蔬菜大棚园区的决定。一年间,种植大棚农民从亩产收入不到1000元,到亩产收入50000元,彻底打破了寿北地区不能种植蔬菜大棚的传说。

  之后,为更好鼓励农民和吸引企业落户园区,营里镇党委政府相继出台土地流转补贴、低息贷款、强化基础设施配套等一系列优惠政策,并针对农民种植大棚资金欠缺、技术和经验不足、市场缺乏的实际情况,协商企业按照“联产计酬、合作分成”方式与村民合作种棚。这既解决了村民在种棚过程中遇到的问题,同时也提升了蔬菜的品质化。也是在这种模式的带动下,干企业的、干工程的、跑海的……不少年轻人开始主动放下老行当,加入到合作种棚的行列。目前,占地2万多亩的“现代农业产业园”已引入11个农业项目并开工建设,同时吸引了10个工商资本下乡。

  “实际上就是脏点累点,可上称一过,钱一收,心里还是很乐的,比过去给人打工踏实多了。”听杨飞讲,今年辣椒的价格不错,能卖到5元一斤,而且行情呈上涨趋势;几个回来玩棚的年轻人之间,现在已经熟练掌握各种农业方面的手机软件,还经常在一起交流、钻研种植技术,“总有一天,我们也会变成种大棚的大前辈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