养鱼人增多红虫热卖 渔舟夜捞红虫日赚过千(图)

发布日期:2021-11-21 23:0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

  专题策划 吴斌 专题撰文 时报记者 胡非非 专题摄影 时报记者 黄亦民(除署名外)

  广州养鱼人群增多,过去不名一文的红虫如今畅销起来,并引起外地人工培养冰冻血虫抢夺本地市场。每天凌晨1时至5时,珠江海印桥至江湾桥段还会有一些无牌无照的小渔船捕捞红虫,高峰时甚至有十多只船在同一时段捕捞。有关部门负责人则指出:这些未经过任何安全检验的小渔船在江上作业,非常危险。

  9月3日凌晨0时30分,珠江南岸滨江路海印桥底,记者早早就开始在此等待。此前,住在附近的居民李先生向时报反映了他观察到的一些情况:每天凌晨1时至4时,一些小型渔船在海印桥与江湾桥之间的江面上撒网捕鱼。“珠江不是禁止捕鱼吗?这样会不会对生态环境造成破坏?”李先生担忧地说。

  凌晨1时,从江湾桥方向传来柴油机低沉的马达声,记者望去,一艘小船快速驶来。近了终于看清,这是一艘小舢板,船头站着一名赤膊男子。

  1时30分,一前一后又有2艘小舢板从西面的江面上驶过来,均是柴油机马达。前面的一只小船船头蹲着一名女子和一名只穿一条黄色短裤的男孩,他们正在埋头理鱼网。小船驶到海印桥底时突然掉头,并关闭马达,随着波浪缓缓漂至江心。后面的小船则继续向前行驶。“他们还是比较懂‘规矩’的,一艘船在一个地方下网,别的船就不会靠近,就好像分地盘一样界限清晰。”附近一位在岸边散步的居民解释说。这位居民称他经常出来闲逛,总会看到这些小船来撒网捕鱼。

  随后,女子用力将手中的鱼网抛向水中,男孩则回到驾驶舱发动机器驶向江边,船儿拖动鱼网缓缓靠岸。

  船在距岸边还有2米多时停下,女子和男孩开始收网。然后,他们不停地抖动鱼网,往摆放着的两只白色的塑料盆里倾倒。尽管有江边路灯照明,距离也够近,但记者就是看不到一条鱼儿,倒在水池里的好像是一堆黑乎乎的东西。

  1时40分,在距江湾桥200米的江边也有一只小船在撒网,一男一女将3只鱼网撒向水中,随后小船又折回,拖着鱼网回到江边。拉网、洗网、倾倒,但记者仍未见到有鱼。“老乡,能打到鱼吗?”记者忍不住了,扯着喉咙向小船上的男女喊去。对方不答,埋头干活。

  “他们哪里是捕鱼啊,那是在捞红虫,用来喂金鱼的。”两名在江边巡逻的路灯公司的工人说。据这两名工人介绍,他们每晚都在江边巡逻,防止路灯和电线被盗,每晚都看见这些小船来撒网,但从来没看到他们捕到一条鱼。

  2时10分,又一艘小船靠岸,一对男女正在洗渔网。“你们是在捕鱼吗?”记者上前问。“捕什么鱼啊,我们是在捞红虫!”女人说。在和女人的闲聊中,记者得知,这是一对夫妻,湖南人,住在芳村。女人说,他们每晚都要开着船来这里捞红虫,从每天的凌晨1时干到5时,一般每晚能捞到几十斤,多时则有上百斤,捞到的红虫卖到芳村的花鸟市场,平均1元钱一斤。但这个工作很辛苦,不但要熬夜,而且随时可能掉到江里去。据介绍,在江上作业的基本上都是外地人,每夜可捞起750公斤红虫,可卖得1000多元钱。

  9月7日上午9时许,记者在芳村越和花鸟鱼艺大世界了解到,近年来,养宠物的人日渐增多,宠物市场生意红火,其中养鱼的人所占比例就很大。由于红虫是鱼类、鸟类最好食物之一,很多养鱼者大多会选用红虫作鱼的饲料。

  记者在市场内看到,此处虽然档口林立,但只有为数不多的一些档口卖红虫。一坨坨红虫堆放在白色的泡沫盒中,好像红色的稀泥一样。别看这个东西看起来很恶心,却特招养鱼者的喜爱,买者络绎不绝。

  在这里,红虫一般不按斤两卖,而是按袋卖。一个白色的小塑料袋中装着一小坨红虫,要卖1元钱。记者用手掂了一下,不到50克重。

  一位老伯说,他每星期都要来市场买一次红虫回去喂金鱼,一般一小袋够他的鱼儿吃一个星期。一家金鱼档档主告诉记者,基本上每天早上都有500多公斤红虫运到花鸟鱼艺大世界,这些红虫都是从珠江里捞出来的,由专人运过来出售。由于需求量大,这些红虫一般很快就会被销售一空。最近一阵子数量不是很多,价格也稍微涨了一些,“天天都捞,再多的虫也捞完了。”档主说。

  9月9日上午11时许,记者再次来到花鸟鱼市场,转悠了一大圈连一个卖红虫的摊位都找不到。“怎么现在才来呀,早都卖完了。”一家经销热带鱼的老板说,活的红虫在市场很畅销,如果按斤卖要8元钱500克。“红虫没有,血虫要不要?”老板向记者推荐,她从冰箱里拿出一版冰冻的血虫递给记者。

  记者看了看,这种包装好的血虫就像薄荷糖一样,一颗颗的排在塑料版上,每版30颗左右。透过外面的包装,可以看见里面的颗粒呈方形,由红色的虫子凝结而成。据了解,这种冰冻的血虫大多出自深圳、惠州。深圳的主要是日本投资制造。冰冻血虫有几种牌子,价格也不同,深圳的日本货最贵,要4元钱1版。记者走了几家档口,最便宜的是10元钱5版的惠州产血虫。据称,一般5版冰冻血虫相当于500克活虫。

  “夏天天气炎热,活的红虫放不了多久就臭了,这种冰冻装的血虫可以存放很久,随用随取。”一位档主说,“现在都用这个喂鱼,很好卖的。”据这位档主介绍,这些血虫不同于红虫,而是虫场通过鸭粪孵化人工培养,成本较高,因此价格也比红虫要高。广州本地并没有虫场和加工厂,血虫一般是从深圳、东莞运来,每天进入货场的血虫大概也在1000公斤左右。而本地的红虫是不能冷冻的,因为一旦死亡就没用了。

  “谁能想到啊,以前看着都觉得恶心的红虫和血虫,现在却成了宝贝。有需求才有供给,才会有将血虫加工成冰冻产品这一产业。”一名档主不无感慨地笑着说。这位档主曾经去过深圳的一家血虫加工厂,他说里面的机器设备非常先进,企业养殖、生产、销售一条龙,丝毫不逊于其他成熟行业。

  “珠江里现在有那么多红虫,是件好事,不是说现在珠江被污染得更严重了,反而是污染变轻了,水质变好了。”广州市环保局有关人士向记者解释说,虽然红虫依赖水中污染物的营养成分生存,但红虫的存在和水质污染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,不是说水质污染严重了才有红虫。

  据介绍,红虫必须在富营养的水中才能生存,水中的营养要充足,并且,水要具有一定的流动性。红虫无法在缺少溶解氧的水中生存,前几年珠江污染严重,江水几乎呈黑色,是劣五类水(在环保上,水质分为五类,一类水水质最好,五类水最差,劣五类水比五类水更糟糕)。这样的水中几乎没有溶解氧,因此红虫根本无法生存。现在水中出现大量的红虫,说明现在水质较以前改善了很多,有了大量的溶解氧,有了红虫赖以生存的基础。因此,在一定程度上说,红虫也是一种测污工具,至少可以从表象上反映水受污染的程度。

  据介绍,经过近几年来的大力治理,珠江水质已较以前大为好转。从监测的结果来看,今年珠江的水质是近三年来最好的,尤其是今年连续降雨,使水质受到一定改善。由于红虫的存在需要水中具备一定的营养成分,说明现在珠江还是富营养化水体,但这个需要一定时间来治理和改善。

  对于目前每夜众多小船在珠江上捕捞红虫,中国水产科学院珠江水产研究所罗建仁副所长说,红虫可以消耗污水中的一部分污染物,降解水中的氨、氮等营养成分,因此对于改善和净化水质具有一定作用。虽然红虫的繁殖能力快,但由于其是一种优良的“饲料”,非常畅销,因此现在捕捞的人很多,但如果毫无节制地过度捕捞,还是会对水质和生态造成一定影响。

  据罗建仁介绍,红虫主要生活在河道排污口处的污泥中,因为这些地方有充足的养料,为红虫提供了丰富的食物。一个地方的红虫很多,说明这个地方有大量的养分可供红虫生存。红虫是自然水体中的常见现象,因为天然水体中一般都有虫卵。自来水管或水塔如果长时间不清洗,就会长出红虫。

  红虫是一种良好的“饲料”,尤其是对金鱼等观赏鱼来说,过去主要是鸭子、水鸟等水禽吃红虫,近年来随着养观赏鱼人群的增加,红虫的需求量增加,变得很畅销,因此捕捞的人也明显增多了。

  广州市渔政局局长邹荣亚说,让渔政部门感到为难的是这些小船的属性不好界定,它们在江上不是捕鱼而是捞虫,如此说来并没有触犯珠江上禁鱼的规定,因此很不好管。而这种捞虫船一般船身都在5米以下,主要归地方派出所管理,由派出所发证。此外,捞虫船不好管的另一个原因是涉及的部门太多,比如航道、环卫、渔政等多个部门,虽然都有牵涉,但要找出一个主管的来不是一件易事。

  邹荣亚说,一般来说,船只航行捕捞必须具备三证:船舶检验证书、船舶登记证书和捕捞许可证。但这些小船基本上都是无证船只。从渔政部门以前的检查情况来看,抓到的船只基本上都是无证航行,只有极个别的船有地方派出所发放的证件。由于没有经过有关部门检验,捞虫小船存在极大安全隐患,航行时无法保证安全。